相关文章

曹智勇,中国鹅卵石雕第一人! 从册亨兴义走向世界!

来源网址:http://www.gzkjtl.com/

他的作品频频登上国际舞台

同时深受国内雕塑界大咖的青睐

《布依老人》就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1987年,贵州省电视台即

播出专题片《曹智勇与鹅卵石雕》

目前

曹智勇的作品已经在

美国、法国、意大利、埃及

等国家展示展览。

曹智勇雕塑工作室。

中国鹅卵石雕第一人----曹智勇

1

寻跡丨“曹智勇雕塑艺术首展”即将在京开幕

2017年11月18日,中国文化产业促进会•城市雕塑文化委员会、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北京城市规划学会•公共空间城市雕塑艺术专业委员会主办,《雕塑》杂志执行主编、艺术理论家、学者宋伟光先生策划的“寻•跡”曹智勇个人雕塑展将在北京宋庄国防艺术区国中美术馆举行。

届时,中国雕塑界知名理论家、雕塑家、专家等各位老师将齐聚宋庄,预计出席开幕式的有曹春生、孙伟、宋伟光、于化云、朱尚熹、许正龙、秦璞、郭兴华、潘毅群、郅敏、乔迁、李刚、章华、刘永刚、窦付坤先生等人。中国文化产业促进会·城市雕塑文化委员会秘书长文山先生担任开幕式主持人,著名学者宋伟光先生担任展览的学术主持。人民网、人民日报网、光明网、中国网、中国新闻网、搜狐、腾讯、雅昌艺术网、中国公共艺术网、新浪艺术网、当代艺盟、中国文化报、《雕塑》杂志等媒体将对本次展览开幕宣传报道。

(当代艺盟/崔璨)

曹智勇作品:《新嫁衣》。

11月15日下午,亮点黔西南连线曹智勇,他告知亮点黔西南,他现正在北京作首展准备。展出的作品有40余件,主要是鹅卵石雕,其次还有木雕、铸铜。鹅卵石雕的材质主要是来自黔西南州册亨县者楼河。

曹智勇1959年5月生于重庆,1964年随父母来到册亨,1990年调到兴义市文化馆。现一直主要在黔西南的兴义、册亨,北京等地生活、创作。曹智勇58年中有54年在黔西南,是黔西南有名的雕刻”三把刀“之一。

届时,黔西南州有关领导、文联负责人将出席展出活动。

曹智勇专注雕刻艺术品。

曹智勇作品集

本次展览的主题为“寻•跡”,正如宋伟光先生所云,曹智勇的雕塑艺术浑厚、质朴,充溢着一种原始的本土意识,这种状态是他寻根意识的反映,也是对当代文化现象的反思。

他的雕塑始终在坚守与创新的问题上探索,他在寻找着什么?他是在寻找文化的根源,寻找文化的自然,寻找文化的属性。从曹智勇的雕塑中可以发现他的轨迹,这是一条自然、人生、艺术的轨迹!

因为曹智勇从鹅卵石的自然状态中发现了艺术,又以其形态深化了自己的人生。在这种深化中产生了他多样化的雕塑作品。这个轨迹所呈现的形态还向我们表明:大自然是最伟大的艺术家,而艺术家只是在人生与经验之间找到一个抒发情感的代言物。这个代言物就是自己的作品!所以“寻·跡”才有了可供寻找的轨迹,才有了可供思想的空间,才有了可供寻觅的距离!

曹智勇专注雕刻艺术品。

鹅卵石本身是冷冰冰的,但我是用“热情”去抚慰它,用“真情”去雕琢它,召唤它;抚慰,雕琢,琢磨的过程实际上是在呼唤它,唤醒它的过程。

——中国鹅卵石雕第一人 曹智勇

曹智勇专注雕刻艺术品。

第一次见识鹅卵石雕塑,就是在北京宋庄艺术区黔人曹智勇鹅卵石雕工作室里。曹智勇先生平时言语不多,相当低调,但是说起自己的作品来,却滔滔不绝而浑然不知。我知道,这是每一个热爱艺术人的天性,关于他和鹅卵石雕的故事,我想如果详尽记下来,那该是一部没有连载期限的长篇小说吧。

曹智勇。

曹智勇。

“痴”

《遐思》。

《遗目望川》。

在对鹅卵石雕的艺术上,曹智勇素有“痴”名。《说文解字》里说,“痴”乃为执着于某一事物而无法自拔,我想曹先生大抵便是如此。

30年前,曹智勇还是漫步在黔西南州册亨县者楼河上的一个迷茫的15岁下乡知青。“当时的册亨很小,‘一支烟走三圈’。”据曹智勇说,那时的县委办公楼是建在山头上的,县委书记或县长不用开会,一喊全城就听见。

《布依傩王》。

《守望者》。

然而,就是这个小县城却孕育着曹智勇博大的心灵,册亨县独特的风土人情以及淳朴的布依族人民,让下乡知青曹智勇对这块记载着他青春足迹的土地充满了眷恋。

曹智勇说,对于艺术,起初,他只是把它作为一个谋生的手段,但是,当他发现一个很好的载体—鹅卵石之后,他知道自己将来的奋斗方向了。他说,自己无论走到哪里,他都是在做一件事,就是唤醒鹅卵石的灵魂,让鹅卵石在他的手中鲜活起来。

《布依女王》。

《布依绣娘》。

有这样的想法,实际上是缘于一个偶然的“意外”,曹智勇在者楼河行走的途中,不经意间被足下的鹅卵石绊倒了一跤,却因此痴迷半生。现在回想起来,曹智勇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没有这次“意外”,就不会有现在鹅卵石雕艺术的拓荒者。

《心曲》。

《大山魂》。

曹智勇与鹅卵石结缘之后,随即置办工具、构思绘稿,几日间即兴与探索性的完成了一件鹅卵石雕处女作。之后他又接着做了数件鹅卵石雕小品,作品虽然出来了,但是鹅卵石雕毕竟是一种新生事物,心里难免有些忐忑。随后,他便借出差之机将作品稍带到省城贵阳,向省群艺馆及省美协的同行老师讨教学习,征询意见,寻求答案。所询之处和所询之人都给予了鹅卵石雕这种艺术形式较高的评价和首肯,他们一致认为:有意思!挺好!值得做!

《侗歌》。

大家的激励转换成了原动力和自信,曹智勇说,之初的鹅卵石雕只是探索性的来做做而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做越投入,慢慢地把自己的思想、情感都融入其中不可自拔了。

“琢”

鹅卵石本身是冷冰冰的,但我是用“热情”去“抚慰”它,用“真情”去“雕琢”它,“召唤”它;抚慰,雕琢过程实际上是在呼唤它,唤醒它的过程。让它从原来冷冰冰的石头变成拥有艺术生命,拥有灵魂的活体而不再冰冷!曹智勇如是说。

《山民》。

石不琢,不成器。自从和鹅卵石奇遇后,曹智勇便开启了鹅卵石的雕塑之路。但是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并非那么一帆风顺,曾经有两次曹智勇非常痛苦,几乎要放弃了!因为他觉得做不出东西,在艺术上找不到自我,非常困惑。他一直在做思想斗争,最终还是战胜了自我。

曹智勇称自己就是一个匠人,一个舞锤弄刀但是要倾注情感的匠人。鹅卵石的硬度很大,在它成为一件精致的艺术品之前,需要付出很大的思想和体力上的劳动,曹智勇有很多高达几十米,重达好几顿大型的鹅卵石雕塑,尤其是在户外烈日下工作时,可以想见他的难度。但是曹智勇口中从来没有觉得那是难事,他非常享受他的雕琢之工。

《心月》。

鹅卵石需要雕琢,同样也需要“惜刀如金”,为了雕塑艺术,1984年曹智勇到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学习雕塑,难得的求学机会让他潜心苦学,虚心求教,回来后的他运刀更觉游刃有余,他经常到河边捡来鹅卵石,大大小小,形态各异,根据石材的颜色、形状练习雕刻。也许是经常绘画有了扎实的功底,曹智勇所雕刻的鹅卵石没有规矩限制,无拘无束,任意发挥的创作状态,使他如鱼得水,并为他日后的鹅卵石雕创作以及作品风格的形成准备了条件。

《者楼河》。

搞艺术创作,尤其是搞雕塑搞创作是需要经济支撑的。为了坚持艺术之路,曹智勇也一直咬紧牙关坚持着。他还为此开过啤酒屋、装饰公司、开采过矿山、搞过餐饮服务等等,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艺术之路畅通。

“真”

《春愁》。

曹智勇的作品质朴,本真,摆脱了符号化的创新,是从地域文化里生长出来的感觉。这是《雕塑》杂志主编宋伟光先生对曹智勇作品的评价。

鹅卵石生活在江河里,一年四季被大水冲刷,还有砂石的打磨,它的皮肤纹理充满了沧桑,好像一个无言的长者,淡然的看着世间的潮涨潮落。曹智勇的每一件作品,乍一看是丑的,都是沧桑的面庞,突兀、歪斜、厚实的大嘴,弓起的鼻梁、上扬的大头鼻、凹陷的鼻孔,凸起的眼珠……这似乎成为了曹智勇的一个符号。

《刺梨花》。

曹智勇说,在创作期间,也有人对他说你能不能做点美的?曹智勇曾尝试着把鹅卵石雕做成美的,做着做着就顺着感觉走了。不过给别人的感觉可能是又做丑了,但是曹智勇说,他觉得好的东西就是顺着感觉出现的东西才对。因此展现在大家面前就是这样一件有着深刻内涵的有精神指向的作品,看似其丑无比,但却耐人寻味,远远超越了形式上的美。

《布依女》。

《沐风》。

当代科学的发达,生物工程的先进,很多电子手段都能创作出很多流水线的东西。但是,当代艺术追求的是简洁明了,过于细腻的科学化的生存状态已经不能满足人类的审美需求。因此,曹智勇的作品就是这样一种带有原始情结,原生态,返璞归真的审美取向。

《山寨红娘》。

《浪哨》。

也正是这种自然、朴实、生动、和谐之美和沧桑之美,使得他的作品频频登上国际舞台,也深受国内雕塑界大咖的青睐。早在80年代,曹智勇先生的作品《布依老人》就被中国美术馆收藏,1987年贵州省电视台即播出专题片《曹智勇与鹅卵石雕》。目前,曹智勇的作品已经在美国、法国、意大利、埃及等欧洲国家展示展览。

米开朗其罗说,雕塑是把奴隶从石头里解放出来。在我看来,曹智勇先生解放的不是奴隶,而是原本就存在于他心中的属于鹅卵石雕艺术的天使。

《秋月》。

(文/程稀)

《孕与梦》。

未了的梦

文 / 曹智勇

曾经的生活经历,是我创作的源泉。喝着者楼河的水,咽着者楼河畔的五谷,使我的灵魂深深植根于这片热土之中。许是受布依人勤劳、善良的秉性和醇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所熏陶,以及贵州丰富、厚重、深邃的多民族文化的撞击。从初涉雕塑艺术开始,我便把雕塑创作的具体内容与艺术表现形式定格在我所熟悉、纯朴并怀揣梦寐情结的布依人及这块土地上的各民族的人们身上,去潜心创作。入编《大匠之道》丛书的作品以“寻迹·曹智勇雕塑作品集”作为标题,辑录了本人呕心沥血半百人身的作品,其中以鹅卵石雕作品居多,另有部分木雕、铸铜等诸类材质的雕塑作品。创作主题多为黔风、黔韵之民族题材,集中表现了世居在这方土地之上的人们,对生产、生活、爱情、以及他们的喜、怒、哀、乐等方方面面。以本真的作品去展现,去讴歌, 突显着自己这一独立而拙朴的艺术追求与性格。可以说是用心去抚慰、去渗透、去倾注,满满的都是虔敬与赤诚。于是从伟岸阳刚的《大山汉子》过渡到刚柔相济的《高山女人》;从写实作品《布依老人》《遐思》《布依女王》到动态夸张的《孕与梦》《遗目望川》《习丫》《者楼河》;从深邃幽远的历史与神话中走出的《夜郎王》《傩王》等,都是我在求索途中,用思想渗入,用感情雕琢、用心去虔诚礼拜的小小收获。

可以说,纯厚的民俗、民风、民情文化,为我的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营养,使我的梦在这方厚重的历史土地上,磅礴的高原间,捊着民族意识和民族情结交融的文化理念中吸取精华、超越自我……

回首来路,甜也罢、苦也罢,得也罢、失也罢, 我仍痴心不改、矢志不移。一生不悔的追求,都是为了圆一个,未了的梦……

2017.9于兴义

责编:卢生龙 张凤利 审编:江 源